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很久以前的羽国,下起雪的时候总是纷纷扬扬的,大的令人连出行也困难,小皇子揪着谋者的衣角,站在廊下看雪,又扭过头去抬头看谋者。

小皇子并不天真可爱,常年不受宠爱的深宫生涯令他变得阴郁而孤僻,也并不太敢任性,他曾以为他大概一辈子都会这样,无人知晓,碌碌无为了,直到不久前第一场大雪落下时,有一个人踏雪而来,站在他面前,略微弯下腰去,问,你想做羽国的王吗?

小皇子记得那天落了一场大的不可思议的雪,那个人踏雪而来,一身碧绿衣衫,带着千万里外跋山涉水的风尘仆仆,带着苍翠葱郁的远山雾岚,就那么毫无前兆的扑面而来,模糊而遥远,几乎令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大雪时,冰冷的雪粒落在羽毛里,被体温融化,变成粘着的露水,裹压着翅膀,要费劲很大很大的力气,咬着牙忍受寒冷和冻伤,才能飞起来。
小皇子那时不懂,他躲在廊下,裹着温暖的裘衣,听着寒风呼啸,又去想饿死在垃圾堆边的难民,最后扬起衣袖,说,好啊,那我就做王。

少年的衣袖扬起在风雪里,像振翅的鸟儿一般,无知且无畏,不愿回头的投向了那一袭看不真切的翠色山岚,自此亲手斩断了余生的一切退路。

评论
热度 ( 8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