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多情总似我风流爱天下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被瓷瓷逼迫,记一个地天梗,人生无数次地者都顺从与天者,只有一次,地者骗过天者一次。

那是他俩刚堕天之后的事情,天者双眼被挖,身体虚弱,他们离开云雾缭绕的天界事天者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那天下了雪,天者伸出指尖去接,地者给还虚弱的天者披上了毛裘。

地者,下雪了吗?天者问。
是啊,地者回答。

是什么样子的?天者说,你讲给我听。

天界总是温暖如春,从不下雪的。

地者看着面前荒芜贫瘠漆黑的蛮荒之地,轻轻扶着天者,低声说,上下一白,有寒梅待放,是人间好景。

2017-09-24

我希望……大家真的不要像我一样…………我真的是个很没有原则的人……而且永远不合时宜……无论何时,无论多么严肃,悲恸,愤怒,壮观,浩荡,的时刻,我的思想永远会歪到:他长得很不错。

我对美人的执念真的特别深重,我可以因为一个好看的皮囊而捏着鼻子忍受我任何看不惯的灵魂。

我自己,就是个大写的色令智昏。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特别喜欢好看的人,而且不正经,别人跟我说着严肃正经的话的时候,我的想法已经飙到“你有一双好好看的眼睛”“你笑起来真好看”。

啊还好不是什么富家男性,不然真的会是个纨绔登徒子(现在其实已经像是个登徒子了……)

唉………………………………我真的……真的很喜欢美人,各种各样的美...

2017-09-24
曾因醉酒鞭名马……唯恐情深误美人……
2017-09-24

你说说,你说说,全世界都唾弃他至不屑提起,转身就把往事忘掉,没人知道你治国之能出自他的教导。

再讲道理,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一直惦念他的人也已经追随他走了,过不了多久,全世界都会忘了他。


你偏偏不肯忘,偏偏要咬牙切齿鲜血淋漓的记着,你这是跟谁置气呢?

2017-09-23

我稍微有一点明白KY的意义在哪里了,你自己过的特别郁闷,特别不爽,你发现你自己好像没办法特别真心的喜欢一个东西,你没办法从喜欢一个东西从而夸它为他写写画画中得到乐趣,但是你看到别人跟你不一样,他好开心,说起自己喜欢的东西脸上都在发光,他那么毫无保留的去喜欢什么,可你做不到,你心里就很不爽,很嫉妒,觉得这太不公平了,我一定要破坏他这种快乐。


于是你就捋袖子上去KY了,天哪我也经常有这种感觉!嫉妒使人面目丑陋。

2017-09-21

小论文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他甚至比OOC的同人还会误导新人,可能新人看到OOC的小说自己会分辨,可是小论文不同,它会给人一种“卧槽他说的很有道理那可能就是这样的吧”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感觉,误导一起来一误导一个准儿,换句话说,你心里的哈姆雷特可能就会被别人偷梁换柱成一个别人心里的哈姆雷特,亏啊。


当然我这个小论文爱好者没啥资格说这个话←

2017-09-21

啊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就是随便写点什么都灵气的不行,怎么看都好看,我就是憋半天憋一千字,只有几百字能硬着头皮扣扣索索发出来还无比辣眼睛的那种,每天都在爆哭,为什么我这么文盲

2017-09-18

人最隐秘的心思,其实是没有展览欲的,所以我才那怕在社交网络上那么话唠,也总是一本一本的日记本买,如果说我在别人能看到的地方在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成为一个尽量不让别人觉得阴沉的人,那么日记里的我简直是一个不忍直视的人了,小气,小心眼,阴沉,好吃懒做,胆小怕事,而且总带着一种无法毕业的为什么只有我这么惨的怨天尤人的中二气息。

当然我今天不是为了负能量,我的自我厌恶的情绪已经病入膏肓,药石难医了,我就是忽然意识到,我很久之前自己想过,这短于一百年的人生,要是说一切都是泡影,那我现在这么难过,岂不是真的是个蠢货,如果不是泡影,那怎么很多东西抓不住。

你比如小学时每个周五下了最后一节课的时候...

2017-09-18
1 / 16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