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我室友这个狗,我拿出四块一大包的上好佳水果糖:吃吗?
室友:不吃,不吃糖,不喜欢吃甜的。
我拿出不二家:吃吗?
室友:吃。
我:你个狗,不给你吃

2018-06-18

《镇魂》开播此时我热烈刷新一切社交软件,不知何时播放的《陈情令》开播后我会和现代社会网络彻底告别回归山顶洞😷

2018-06-15

水仙,雁的,很雷。

大鸟×小鸟,大鸟=上官鸿信,小鸟=雁王。

之前给小姑娘的生日贺文。

雁王醒来时正是深夜,他一身累累重伤,气息虚弱,抬起眼时看到看到窗前人影,幽幽如鬼魅,气息冰冷。他先惊了一会,然后发现人影似乎没打算怎么样他,又定睛去看,看着却忽然笑起来。

不问我是谁?站在窗前的影子忽然开口,轻声问道。

大约是梦罢,雁王低声道,带着点觉得荒唐的笑意。

那便当梦吧,天边流云随风,渐渐露出藏于其后的残月,惨淡的月光落下来,照亮窗边人影同雁王殿下如出一辙的面容,那人沉默了一会,估摸着也觉得挺难解释,就干脆这么认了。

雁王偏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月色下的人影,那人年岁看起来...

2018-06-14

室友:你的《浮士德》被还回来了啊,我靠你这个书背面……

(是文艺复兴感觉的裸体少女)

我:天使而已啦……

室友:那这个长胡子老头?

我:浮士德

室友:那这个躺在贝壳里的美少女?

我:他爱慕的女孩子吧

室友:那这个伸长胳膊的男人?

我:糜菲斯特吧,诱惑浮士德的魔鬼

室友:(微妙)……诱惑……

我:……浮士德堕落的魔鬼!!你怎么回事!?

2018-06-11

我永远喜欢英雄救美,美×英雄!

2018-06-10

前一段时间我们聊天,聊到高中,老年痴呆如我已经分不清会考和高考的细节了,但是我还是能偶尔回忆一下高三别的班都在热火朝天的自习,我们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把墙劈了重新抹上干净的涂料,然后在墙上用艺术生手边现成的水彩在又白又干净的墙和门上画满了梅花,小黄人,金鱼姬和龙猫。

文艺一点描写,我可以记起漫长的走廊,我们的教室在走廊终点,厕所在走廊起点,我们换水洗画笔,经过走廊上别的班级,左手边是别人的班上安安静静的在看书的学生,右手边是夜里的月季,天不冷下来就一直开着,我们假装压低声音弯着腰跑过每一个教室窗前落下的光影。

别的班的学生偶尔抬头看我们一眼,下了课也有人凑过来围观我们兴致勃勃的当装修工人。...

2018-06-09

室友,就之前那个信教的室友!我一直很小心翼翼不想让她觉得我对她信仰有什么不尊重,所以之前看万世巨星耶稣基督我都避开她……毕竟是改编……结果今天她问我,我能不能去看看你的书,我想借一本。
我:没问题你自己翻吧。
她:《浮士德》讲了什么?

我这时候整个人都很惊呆,不知道要怎么说,因为我觉得搞不好她会觉得不爽。

我:呃……魔鬼靡菲斯特和神(我还避开了上帝这个词!)打赌……赌浮士德会不会满足沉溺于尘世的幸福……

她:那我要看!我喜欢看和我信仰有关的东西!

我:?????感情我之前小心翼翼只是自己给自己加戏了??????

2018-06-06

说起江南老贼对骨科的恶意,我想起好像《九州缥缈录》里阿苏勒他们家也有一对蛮族兄弟,对阿苏勒不太好,哥哥聪明又野心勃勃,弟弟傻乎乎但是对哥哥忠心耿耿。

这对骨科的结局也………………

【“贵木!贵木!”旭达汗对着他吼叫,“我叫你闪开啊!我叫你照我说的做……”

贵木听见了他的声音,慢慢地睁开眼睛,看清是旭达汗,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来,“哥哥,原来你没事啊……是我自己傻,哥哥你应该早就安排好的……哥哥你的计谋总是对的……”

他忽地焦急起来,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旭达汗的袍领,“快!快!哥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我们的时间不多,不要让消息传回他们的寨子里……那些给你传令的人在……”...

2018-06-06

深夜告解,菌是那种虽然会对着纸片人木头人小说人物大喊你们上床好吗立刻做爱好吗,但是本质性癖很保守连字母都受不了,纸片人夸张性癖都无法忍受,至于真人别说性行为了单纯接吻这种体液交换都会让我恶心很久鸡皮疙瘩落一地的那种超绝洁癖龟毛菌。

2018-06-05
1 / 20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