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现在是小小宇宙里独自运行着的B612星球,除了夕阳和玫瑰什么都没有

仔细想,我之所以很容易对追星感觉累,是因为我真的特别喜欢因为粉群而上升蒸煮,而且我也不打算改,我至少有因为一些人而否定一个东西的立场,我也不是圣母,对于我没兴趣了解的东西,他的粉群决定我对他的态度,我就是这么任性。

但是我还有很好的一点,就是哪怕我很讨厌一个人,我也不会咬牙切齿的去恨,我没那么多心思把情绪放在我不喜欢的人身上,相反我能反复从他办出的事里找到又蠢又毒的笑料,用以娱乐自身。

2018-08-14

小鱼文笔真的好差,他的完结小论文我只看过一次,有人说看哭我是绝对不信的,我真的看完就觉得好累,好想揍他,好想对他大喊“中文标点除了感叹号还有很多别的符号”,可是虽然我这么刻薄,可我还是好想小鱼……我好想看新鲜会动的小鱼,好想听他说话😢😢😢

2018-08-14

聋雹姐姐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她们这个撕小雨的架势太他妈像生粉撕嫂子了😪😪新世纪女性都向前看了坦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还有一帮上世纪的婆姨举着三贞九烈的贞节牌坊喊着你怎么这么不检点,真是我的快乐源泉。

2018-08-13

大白天开黄腔,肉文这东西对我来说也很极端,简单说我萌cp要不然就是纯柏拉图,一点肉腥都不能接受,纯粹禁欲的,偶尔视线交汇就算极端——不能有体液,不能有情意流动的拥抱,没有性,没有吻;
要不然就只能接受纯粹不带一点点快感的,痛苦绝对占主导地位的近乎泄愤的,血淋淋惨兮兮的掌控的折辱。

因为性行为这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有点恶心,我从来不觉得他能催化本来就心意相通的人更浓重的爱意,所以温柔且细水长流的情人不需要多余的性,而这东西假如真的需要存在,就最好存在于施虐欲里,和爱没什么关系。
当然我这不是说后者就不是cp,不是情人,不是某种纠缠不休的至死不渝,人的感情是文字语言无法描述的模糊性,就像《被烧毁的麻风病...

2018-08-08

最近每天睡觉前为了催眠,在重看《月亮与六便士》,到现在快看完了,但是还是一直在想最开始那会儿,斯特里克兰德先生还没离开他的家庭时,主角的“我”的某段描述。他描述了他想象中,斯特里克兰德先生和他的夫人体面,幸福,平凡而美满的一生,最后相携在子女环绕中安详的告别人世。

书里的描写是“使人想到一条平静的小河,蜿蜒流过绿茸茸的牧场,与郁郁的树荫交相掩映,直到最后泄入烟波浩渺的大海中。”

“但大海总是那么平静,总是沉默无言、声色不动,你会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我总觉得大海这个描述很妙,而且令人胆战心惊,仔细想满是沉寂的空虚感,但是我自己又说不出来,恍惚觉得一生平淡或澎湃,总归还是归于永远平静...

2018-08-07

我间歇性有“想死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人不想死?你又不特殊,跳起来大喊什么呢?”的恶劣念头。

2018-08-07

最近我家发生的一件事,我基本不乐意分享三次元,所以不详细描述了,但是对于这件事忽然令我意识到,人活在世上,要意识到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平凡无比的普通人,似乎也是很难的。
得去接受原来自己没有任何才能,要去接受自己没有可以在别人心里排到第一的独一无二的特质,倒也不是年少轻狂的胸怀大志不知天高地厚,或者说,可能是因为鸡汤喝的太多了——鸡汤反复的在告诉你,你是了不起的,哪怕默默无闻,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你独一无二。
久而久之自己都会信了,自己虽然很卑微,但是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或许还是很重要的吧。

就是这种心态,令自己面对具有落差的现实时,非得尴尬的无言不可,原来有些事你必须得去低头拜托,得丢掉体面去奔波,没...

2018-08-06

外面一直在闪电,刚爬起来坐在我飘窗上盯着闪电,盯了没一会就有一种迫切的打开窗户23楼跳下去的欲望,吓得我立刻离开窗户了,其实我一点也没有心理疾病,也很会疏解自己,对死亡也没什么需求,但是深夜临高,确实可怕,我甚至忽然理解站在华山上往下跳的人了,某一瞬间真的就是突发奇想。

2018-08-06

我有没有说过我对整个墨家都很厌恶?看老五也烦,看铁骕求衣更烦?

没有我今天就趁着横竖都出坑了,吐一吐黑泥。

我真的很烦铁骕求衣,真的,又因为我真的很喜欢风而军兵绑定,搞得我更烦他。

我对墨家倒是很一视同仁的厌恶,因为写的很狗屎,很莫名其妙,我最开始就get不到。

至于对铁骕求衣是另一种暴躁的厌恶感————我仔细回想,这位装逼如风的中年男子打架似乎也没赢过,说是智者似乎也没什么贡献,然而每天蹲在苗疆,一副忙忙叨叨然而屁用没有,就好像每一天都在拼命做一元二次方程,做出来把数字写出来就觉得自己做了好多事情忙了一天了——的跟兔子反复说“这件事王不用插手”
“请王相信我”

兔子相信你是给你脸,但...

2018-08-05
1 / 22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