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先生撩开纱帐得时候,少年正睡的很熟,半面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灰色的长发乱糟糟的扫在身后,悄没生息的打了个旋儿。
先生俯下身看了一会儿,觉得很有意思,就把手指伸进那长发里,动作轻缓的绕着指尖。

少年还在睡,深深埋在城主恶劣的粉色趣味的棉被里,本来稚嫩的脸显得更加少年气,想是梦里觉得撩开纱帐后带进了刺眼的光,又往床的角落里缩了一缩,先生看着躲在晨光后的光之少年,笑的眯起眼睛,眼底一片紫色光芒潋滟,像一只优雅狡黠的白狐。
安静了一会,他凑上去吻吻少年的额角。
“醒来啦,日上三竿了。”

少年慢慢睁开眼,盯着先生碧玉色的绮罗耳,声色低哑柔和,你刚才在作甚么?

先生又笑起来,语调轻轻的,在告诉你,我喜欢你呀。

说着先生又轻轻拍了拍少年头顶,像在安抚一只幼犬,又俯下身来,银白色的长发铺陈开来,宛如蜿蜒流淌的铺了锦绣的溪水,和少年灰色的长发纠结在一起。

先生又笑着说,起来罢。

少年缓缓伸出双臂,勾住先生衣服脖颈处毛茸茸的领子,一边把那领子当爱犬的尾巴揉搓,一边低声说,你再亲我一下。

评论
热度 ( 5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