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做粉丝的很贪心的,一来没法客观,二来也不想客观,连心脏都是偏着长的,自己怎么能做到不偏不倚。

所以我偏心的时候呀,比他自己本人贪心的多,这个也想给他,那个也想给他,觉得这些奖项他都该得,那些荣誉都属于他的,恨不能全世界都是赞美他的浩浩声涛。

后来就明白了,他自己又不在意,他自己是很清楚的,每一个时间段每一个年龄段,每一次转型,在他自己该有的时间里一次次蜕变,他自己都明白的很,是我自己杞人忧天。

我记得他之前受伤,韧带断裂,我不知道这对于舞者来说是什么境遇,我只看到了他依然在梅艳芳思念会上唱跳了《梦伴》

那个时候他一身黑西装,有闪闪发光的小亮片,聚光灯打下来,他自己就是苍河流转的闪耀星子,小小方寸间的舞台,却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他带着墨镜,我都看不见他的眼睛,可是我不敢移开我的视线。

他多耀眼呀。

弹幕说“他得多疼,韧带整个断掉”,我起先也想,他得多疼,后来看得多了,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实在太矫情,他一个大男人,吃的就是这碗饭,哪里真的那么金贵,受不得委屈伤痛了,与其我有这个心思自怨自艾的做无用功,不如就赞他一句,跳舞跳的真好看呀,不愧是天王。

唉,他大概是我掌心羽毛洁白的美丽鸽子,我放开手看他高飞,心里又不舍,又骄傲。

他是个宝贝,希望大家都爱他。

评论
热度 ( 3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