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你喜欢夏天吗?少年跨腿坐着椅子抱着椅背,下巴搁在椅背的顶上。

什么?他呆了一下,问。

我觉得你很喜欢夏天,你在这个院子里种了很多夏天成熟的果子,少年这么说着的时候抬手揉了揉额头,清秀的脸上神色淡淡的。

啊……,他挠了挠鬓角,有点好笑的看着少年揉额头的动作,说,对,算是很喜欢吧。

他第一次遇到少年的时候是在六月的尾巴,他院子里的枇杷都成熟了,空气里有一股阳光烘烤熟透的果浆的甜腻的味道,他的小院下面是一条很少人经过的坡道,果树的树枝伸出去,果子就悬在经过的人的头顶上,那天他正趁着午后人少,在慢悠悠扫着落叶,间或盯着坡道一侧的青石墙面发呆,忽然阳光一闪,他眨了眨眼,回头看,发现是少年高高的马尾上,被谁坏心眼的挂了个亮晶晶的水钻,在猛的低头的时候,就反射了阳光,晃到他的眼睛。

少年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垂着眼睛揉着额头,又有点纳闷的抬起头去看头顶,清秀精致的侧脸映着斑驳的阳光,在安静燥热的午后显得虚幻起来。

他忍不住笑起来,弯下腰去捡起滚到自己脚边的金灿灿的果实,说,我帮你找到凶手啦。

少年偏过头来看了看他,又看他的手心,忽然凑上来伸出手指去戳他手里的枇杷,问,这能吃吗?

呃,他愣了愣,说,能的。

少年伸手抓过他手心里的枇杷啊呜一口塞进嘴里,嚼着枇杷,舔了舔手指,评价道,甜的。

啊……,他有点呆,搓了搓手指,少年刚才凑过来时带来一股清凉的气息,凑近他的鼻尖,有点像薄荷。

我不仅很喜欢夏天,以前也很喜欢春天,秋天,冬天,他弯着眼睛笑起来,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紫色的眼睛流光溢彩,银白的长发蜿蜒在背上,又垂下来,十分柔软的样子。

现在不喜欢了?少年歪过头,神色平静,有点疑惑,浅灰色的发尾随着他歪头的动作在空中打了个卷儿。

也喜欢,他揉了揉少年的头,笑着说,但现在最喜欢夏天。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