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为什么你的名字像四月的蔷薇

其实我还是挺想看郭先生早些时候,眉眼温和的时候,有个类似游乐场装扮大布偶分发气球的镜头的,最好是个兔子,他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气球,身边围了一堆软乎乎的小家伙,他把脑袋上带着的大兔子摘下来,露出汗津津的额头,偏起头冲孩子们笑,头发因为他往一边歪,所以都垂到那边去,有点长了,发尾细碎,傍晚的余晖打发梢间透过来,像林子里细密的枝桠承接着一抔光,而另外一边的头发贴在眼睛上,被汗水打湿了,一缕一缕的。

你瞧,你挤在吱哇乱叫的奶团子间,在暑气不消的炎热傍晚,看见这么一只笑的没心没肺的大兔子,要是你正好十七八岁,你会想凑上去吻他的额头的。

2017-02-22

我十分喜爱你,虽然有时候又会生出一点厌烦,你晓得的,深沉的爱恋总会附加许多的惶惶不安与患得患失,以至于我曾想过不爱你的话,我的一生都该是轻松的。

我有时候厌烦你,其实是在厌烦变得面目全非的我自己,但我更多的时候都很爱你,你伸手一指,巨石化作春水,枯骨飞出燕子,而我,我是蜉蝣,朝生暮死于你眼底。

所以我还是爱你的,毕竟几百年了,你这样的人,只出了一个。

2017-02-21

蘑菇头刚睡醒,还犯迷糊,靠在窗边脑袋一点一点的,比他大四岁的三七分拽着他,对着他耳朵没轻没重的大喊,还睡,猪,起来啦。

蘑菇头哼哼唧唧说我昨晚拍MV很晚诶。

三七分看了趴在桌子上的蘑菇头一会,抬手照蘑菇头脑门啪的拍了一下,雷声大雨点小,十分虚张声势,说,这么好的天气都要被你睡过去了。

蘑菇头奶猫似的哼唧了两声,也不知道说梦话还是困傻了,往窗边团了团,三七分凑过去听,听见他说哎,太阳晃眼,花都开了吧。

开了,三七分说,开可好了。

树上花落院子里浇水的小桶里,啪嗒砸出一阵涟漪,没惊醒嗜睡的小孩儿,只有矮墙上一只大黄猫喵呜了一声,伸了个懒腰,然而同屋里人一般懒了八叉没动窝,又睡了,...

2017-02-16

“可爱”这事儿,真不是你眼睛大大头发软软,笑起来一对儿兔牙单边一个梨涡就算是了的。

虽然也是可爱,但只是牡丹屏风上小绣女偷偷俏皮起来绣了的颜色跳脱的蝶儿,不算无敌可爱。

什么是无敌最可爱呢,你比如我老记得,靠在窗边吹口琴的男孩儿明明喜爱喝果汁,喝不了啤酒的,但是心上喜爱的小姐姐请他饮水时,他抿着嘴唇问,我不喝果汁,你有没有啤酒呀?
哎呀这小小的男子汉气概,迷煞人啦。

他皱着眉喝下那一罐啤酒以后对小姐姐有点笨拙的咧嘴一笑,这是最可爱,是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不敢与君绝。

2017-02-15

我毫不在乎他有没有曝光率,火不火,别人知不知道他,他有什么好或不好的风评,我就想他有钱,他能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参加节目玩的开心,他认识的都是温柔的好人,他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以后可能还会有一个有着和他一样漂亮眼睛的孩子,我是看不到,但是既然我在他身上享受到了很多的愉快,那我就希望他得到与之对应的好,追星本身就是自我满足的一个过程,我开心,就也希望他开心,他是我只能遥望的拼尽全力无法变成的最向往的样子,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他过的很好很好很好,虽然他是古树林梢的新叶,我是郁郁根系的苍苔,穷其一生都不会有交集,但是这有什么关系,我和他有同一片风声,而春日将至,万物蓬勃。

2017-02-11

我相信世界的尽头海和天一定是连在一起的,星星落在海上,变成银色的游鱼,偷偷吞吃了水面上的海棠,游弋进他眼底的湖里,才给了他眼中独一无二的带着明艳的银辉流转。

他一定是路过这个人世的小小神明,世界苍白起来,他依然五色灵动。

2017-02-06

公园长椅上坐着的男孩逆着阳光,垂着柔和的眉眼看着落在手上的鸽子,嘴角带着略约的笑意,鸽子振起翅膀的时候他的眼里闪出一点温柔和惊喜,似乎在期待着鸟儿高飞的样子。

那样的男孩让你心底一团柔软,你完全不了解他,却无端觉得他像是古树下气味潮湿的青苔,触手时也该是温润的。

鸽子落在他的手心,美丽的白羽在阳光下飞舞着,让人想到拥有美丽黑眼睛的山川神女迈亚,你看了他一眼,只觉得忽然天地间只剩下微风里浩浩松涛,大山的低语带着自亘古蛮荒的深情,将你的余生都变作寂静。

这一幕只留下了模糊难以分辨的影像,当你老去时,你再也记不起他的容貌,只记得那时他眼里有团团云雾自山巅滚落,天地缓缓。

2017-02-04

“迷恋”这个词,真的是十分郑重的。

它意味着我将放弃我引为傲的自持与冷静,把捅破天的高傲放进尘土,我会变得疯狂而不可理喻,再也顾不上体面和伪装,很多时候会做出一些自己都觉得很傻的事。

而我觉得郭先生是桃花里开出的美人用纤秀指尖敲打白瓷酒盏时发出的脆响,将我自沉静的梦里惊醒,指给我看大千世界雪月流光的华彩。

我迷恋他。

2017-02-03

少年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留着乖巧的蘑菇头,眼里带着不涉世事的天然,很是一团稚气的样子,入夜时总靠在窗台吹口琴,腥咸的海风吹经他身边时都变成橙子味儿的,他半面侧脸映着港口游轮的灯光,笑吟吟的弯起眼睛,笨拙而活泼,有点没心没肺的问,我不喝啤酒呀,你有没有果汁?

你听到远处渡轮出海的汽笛伴着少年悠扬的口琴,在夜风里飘了很远很远,你看到海水波光闪烁映入少年眼底,如同一把星尘熠熠生辉。

2017-02-02
1 / 3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