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小先生刷微博的时候收到一封私信,私信内容大概就是他的小粉丝跟他的自白,不过这封不太一样,先讲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比如: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哦,特别好胜,特别争强,要是有一次比试输给别人我会在意很久,一边哭一边一次一次和他比,直到赢过他。
我会喜欢你是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也有那股倔劲儿,所以忍不住就关注你了,但是你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啊,适当放轻松一点,明天加油。

小先生撇撇嘴笑起来说当然会加油喔。

小先生抱着争胜负的心思和AI下棋的,虽然有点明白,人力怎么能和计算精密的计算机程序较劲儿呢,但是他还是不甘心,想着拼一把胜。

结果他当然输了,他还是觉得很难过,对方那么强大,可是对方不懂爱这个程序,对方不会热爱围棋。

喜欢他的人也很难过,有些人说,他开始哭的时候我想只有那个AI能真正的理解他为什么哭,在他们那个高度,我们无法企及无法触碰,但是也只有那个AI最不理解他为什么哭,一个被写定只是计算的程序,他自己连围棋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就只知道计算而已,又怎么会理解小先生为什么哭呢。

AI无法识别人脸系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本身是什么,他没有思维没有感知,只是冰冷的代码计算着繁杂的数据和胜率。

可能他会在数据库里保存下这三盘棋局,可他永远不会记得和他下棋的这个人。

小先生说,真可惜,你不爱呢。

AI程序闪烁着,没有任何回应。


后来,AI停止在围棋方面的发展,转去医疗。

而和小先生的那三盘棋成了绝响,也成为了AI的一部分。

评论 ( 5 )
热度 ( 8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