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医生嘴里生了块溃疡。

在上牙龈里面,不大不小,舌尖一抬就可以抵住,也不是很疼,但是也不好受,吃酸吃辣都会疼,但是咬着牙用舌尖去怼,又觉得也不是那么疼。

那您就少喝点酒吧,乖巧的小徒弟坐在他身边,有点担心的说。

唔,医生没应声,又举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然后疼的呲牙咧嘴。

他又忍不住去舔那块溃烂的地方,小徒弟跟他说您这样好的会很慢的,别老去碰了,疼的是您呐。

医生揉揉小徒弟的头,最后说,不喝酒,烂的可就不仅是嘴里了喔。
然后看着小徒弟迷惑的神色笑起来。

医生狼狈了很多,脸上的胡子也无心去刮了,头发有点乱,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很多时候他就觉得活着很累,很想去死。

这个念头就像他嘴里那块溃疡,明知道不能去碰,又忍不住每次都去舔舔,每喝一口酒,那种刺痛感就重复一次,想死的感觉就又浮上水面。

医生夜里一次梦也没做过,他每次睡前就会想,今夜会不会梦到一个人,又每天早晨醒来之后再愤愤骂一句,没良心的混蛋,竟一次也没来看过他。
睡醒后就觉得浑身酸疼,这是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堪重负了,他自己明白,他是绝世的名医呢,

现在这样更无力一些,他救不了自己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衰败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到终点。

这样的感觉就像很早以前,他看着智者时候的样子。

他也救不了智者,智者不想他救,一心赴死。

他那时候满心怒火,大骂着你这个无药可救的蠢货,你为什么想死呢,为什么这么狠心呢,你真的把一切都抛下了吗?

医生想,杏花君在你眼里,是什么呢。

可惜智者没给他什么答案,医生是在浩劫过后的某一个夜里,被周身的疼痛折磨的猛然醒来时,看着浩大月光,猛然想到的。

他想,原来那个人,到死连一句话都没给他留下。

想死是一种什么感受呢,医生早前并不了解,他曾觉得他和智者很像,关于牺牲和害人,后来又觉得,他其实也不是很懂智者。

他也不知道智者什么时候就打算去死了,他只记得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他们都还是稚嫩年轻的少年人时,智者就是很安静很深沉的人,那时候有杏花纷扬飘落,有草屋的草药苦气冒出屋顶,有绿衣的智者安分的坐在屋檐下,默默看着远山苍翠的层峦叠嶂。

那些清苦的药香,杏花的婆娑,远山的雾岚,还有那个人苍白的侧脸,都是医生不愿意忘记的事情。

如今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的衰败,看着自己慢慢走向死亡,才略微明白一点,想死,原来是这么难过的一种感觉。

原来你有这么难过这么绝望,医生又心软起来,想,那就不要太生你的气了。

我也不知道你现在何处,再次被疼痛折磨醒来的时候,医生在半夜静坐,想,你会不会等等我……毕竟,你是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呢。

语气几乎有些孩子气,听着十分委屈,很像当初那个靠在杏树旁,摇晃着算盘斤斤计较几两医药费的年轻医生。

“现在天下人还欠我三百七十九万四千四百四十七两~”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