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殢师这对就很符合我喜欢的模式,我很喜欢看死寂的剑客和紫衣的文士在一起,虽然我绞尽脑汁想不出他们如何才能有一个完满结局,但是假如,假如有那么一个雪停了的午后,文士放下政场的污秽算计,剑客放下意难平心不甘的针锋相对,两人心平气和的坐在雪廊下的话,大概可以一下午不说话,但是又十分和谐,除了雪声什么也没有,文士身上的熏香也被竹叶和酒气掩盖,他两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寂静的,深邃的,像眼泪落进泥土,悄无声息的。

评论
热度 ( 2 )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