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阿B扣下扳机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以为他会有一点不忍,曾经他是真的把细荣当做朋友,而如今他要杀了他了。

又或者他会想起阿辉。

在阿辉死了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阿B总是会发呆,发呆的时候偶尔会想,阿辉活着这段时间,受了多少苦呢,他要痛成什么样子才会去找毒品?他已经疯了,他有没有一小会认出了自己呢,认出自己是他曾经傻乎乎说要认做大哥的那个阿B。

但是其实他什么也没想到,他今晚来时就是抱了一腔孤勇要杀了细荣这个见利忘义贪生怕死的“兄弟”,除此之外他已经不敢再想什么了,想多了,人就会软弱起来了。

他甚至不敢去多看一眼那个骷髅,那总会让他觉得阿辉还在看着他,而阿辉总是没变的,是很久以前那个冒着雨顶着伤也要借钱为他筹办婚礼的阿辉。
他拍着胸脯说这都没有什么关系,我当你是我的大哥,我会帮你的。

阿辉那时看着阿B侧脸流着血也笑嘻嘻的的样子,想的是以后如果阿辉需要他做什么,他就是死也会去做好的。

可是阿辉从没要阿B帮他做什么,所以阿B只能反复对阿辉说,我们是朋友,不分大小,没有什么大哥小弟,我们永远ship朋友。

到最后阿B终于能帮阿辉做一件事了,他却满心难以言喻的苦楚,他觉得那就像是别人把水银灌进了他的胃里,令他浑身都抽搐的疼起来,在这之前他从不知道心痛到极致的时候原来四肢百骸都是疼的。

他唯一能为阿辉做的事情,是亲手杀了阿辉。



后来阿B坐在火海里,垂眼看着细荣的尸体的时候,只是意识到了,他已经帮阿辉报了仇了,可是无论再死多少人,阿辉也回不来了。

是这该死的世道逼着他们去死。

子弹卡在身体里是什么感觉呢,阿B笑起来,自言自语道,阿辉,原来你有这么疼啊,原来你这么疼啊。

说着他又嘶哑的哭起来,像极了失群的孤雁。

评论 ( 1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