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其实我还是挺想看郭先生早些时候,眉眼温和的时候,有个类似游乐场装扮大布偶分发气球的镜头的,最好是个兔子,他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气球,身边围了一堆软乎乎的小家伙,他把脑袋上带着的大兔子摘下来,露出汗津津的额头,偏起头冲孩子们笑,头发因为他往一边歪,所以都垂到那边去,有点长了,发尾细碎,傍晚的余晖打发梢间透过来,像林子里细密的枝桠承接着一抔光,而另外一边的头发贴在眼睛上,被汗水打湿了,一缕一缕的。

你瞧,你挤在吱哇乱叫的奶团子间,在暑气不消的炎热傍晚,看见这么一只笑的没心没肺的大兔子,要是你正好十七八岁,你会想凑上去吻他的额头的。

评论
热度 ( 4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