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我十分喜爱你,虽然有时候又会生出一点厌烦,你晓得的,深沉的爱恋总会附加许多的惶惶不安与患得患失,以至于我曾想过不爱你的话,我的一生都该是轻松的。

我有时候厌烦你,其实是在厌烦变得面目全非的我自己,但我更多的时候都很爱你,你伸手一指,巨石化作春水,枯骨飞出燕子,而我,我是蜉蝣,朝生暮死于你眼底。

所以我还是爱你的,毕竟几百年了,你这样的人,只出了一个。

评论
热度 ( 5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