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神的眼里就落下一粒沙,时间久了,世界边缘就是茫茫沙海,沙海除却炽烈白日,万物不生,只有深邃黑暗的几万米地下,有孤独的泉水,水边蜷着毛色温暖的胖猫,支棱着耳朵听滴答滴答,那是无言的心事,是说不出口的喜爱你。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