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蘑菇头刚睡醒,还犯迷糊,靠在窗边脑袋一点一点的,比他大四岁的三七分拽着他,对着他耳朵没轻没重的大喊,还睡,猪,起来啦。

蘑菇头哼哼唧唧说我昨晚拍MV很晚诶。

三七分看了趴在桌子上的蘑菇头一会,抬手照蘑菇头脑门啪的拍了一下,雷声大雨点小,十分虚张声势,说,这么好的天气都要被你睡过去了。

蘑菇头奶猫似的哼唧了两声,也不知道说梦话还是困傻了,往窗边团了团,三七分凑过去听,听见他说哎,太阳晃眼,花都开了吧。

开了,三七分说,开可好了。

树上花落院子里浇水的小桶里,啪嗒砸出一阵涟漪,没惊醒嗜睡的小孩儿,只有矮墙上一只大黄猫喵呜了一声,伸了个懒腰,然而同屋里人一般懒了八叉没动窝,又睡了,而往后二十年,再没见那么好的花儿了。

评论
热度 ( 5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