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公园长椅上坐着的男孩逆着阳光,垂着柔和的眉眼看着落在手上的鸽子,嘴角带着略约的笑意,鸽子振起翅膀的时候他的眼里闪出一点温柔和惊喜,似乎在期待着鸟儿高飞的样子。

那样的男孩让你心底一团柔软,你完全不了解他,却无端觉得他像是古树下气味潮湿的青苔,触手时也该是温润的。

鸽子落在他的手心,美丽的白羽在阳光下飞舞着,让人想到拥有美丽黑眼睛的山川神女迈亚,你看了他一眼,只觉得忽然天地间只剩下微风里浩浩松涛,大山的低语带着自亘古蛮荒的深情,将你的余生都变作寂静。

这一幕只留下了模糊难以分辨的影像,当你老去时,你再也记不起他的容貌,只记得那时他眼里有团团云雾自山巅滚落,天地缓缓。

评论
热度 ( 5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