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好奇怪哦

我发图片被说是违规

可是明明就是个互相伤害的小段子

因为cp太奇葩了不想直接发出来免得雷到谁的呀……………………………………

cp是

暴雨心奴&黑罪孔雀

一个互相伤害的小段子

暴雨心奴喝完手里的一罐啤酒的时候,电影正演到低迷的时段,他酒量不好,一罐啤酒已经有点醉了,这时候疯疯癫癫的凑到黑罪孔雀身边,揪着他的衬衣没由来的发笑。

黑罪孔雀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瞟一眼暴雨心奴,忽然说,今天我经过游乐场在门口看到九千胜和最光阴。

咔嚓一声,暴雨心奴捏烂了手里的啤酒罐。

垂着眼睛看了黑罪孔雀一会儿,暴雨心奴忽然动作夸张的瘫在沙发上,脑袋枕着黑罪孔雀的腿,像只猫似的来回蹭。

今天我从超市回来,看到祸风行和画眉在一起买菜,还买了你喜欢吃的香菇,暴雨心奴忽然说。
黑罪孔雀手指稍微僵了一下,又没什么表情的说,我知道,他们给我发了短信,请我周末去吃饭。

真好,暴雨心奴吃吃的笑起来,多幸福啊。

心奴心疼你,暴雨心奴挑起眼角去看黑罪孔雀,语调盈满笑意,弁袭君你啊,真可怜,心奴我呢,可以明目张胆的诅咒他们的幸福…………你啊…………

他不说话了,又轻轻笑起来,两人安静了许久,暴雨心奴醉意有点明显了,脸上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恶意和戏谑,客厅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屏幕上的光明明灭灭,显得两人的神色都缄默晦暗的如同某种默片。

电影是一个不好不坏的商业片,没什么可看的价值,唯一存在的意义是发出声音好让客厅显得不那么冷清,现在演到低迷处,女人声音柔媚妖娆。

“要不这样吧,你唤我一声小阿花,以解相思之情?”


暴雨心奴又无由来的笑起来,喷出稀薄的酒气,伴着他身上常年萦绕的暴雨后的腐朽气息,他慢慢爬起来,手掌撑着黑罪孔雀的大腿,黑罪孔雀很瘦,腿上没什么肉,手总撑不稳,于是暴雨心奴一只手小心的按在黑罪孔雀大腿上的骨头上,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另一只手绕过黑罪孔雀后颈,撩着他的长发,粗糙的摩挲着。

暴雨心奴低头凑近黑罪孔雀的耳边,低声细语。

“要不这样吧,你叫我一声祸风行,以解……”

他话语含混低沉,好像在嘴里含了颗珠子,令人头皮发麻,手脚僵硬,胃里仿佛被灌进水银,翻滚着带着内脏下坠,带着抽搐扭曲的疼痛,暴雨心奴的指尖冰冷,指甲尖利,像某种色彩斑斓的蛇露出的毒牙,轻轻扫过黑罪孔雀苍白的脖颈,黏腻且疼痛,话还没说完,那只撑在黑罪孔雀大腿上的手没保持好平衡滑下去了,全部重心都放在那只手上的暴雨心奴一下子砸进黑罪孔雀的怀里,他把脸埋在黑罪孔雀胸膛,闷闷的发笑,声音宛如带着回声,震的黑罪孔雀胸膛嗡嗡作响。

黑罪孔雀满心厌恶,偏过头去抬起暴雨心奴的下巴,力气十分大,很快掐出一片红痕,他看着那些红痕,轻轻嗤笑了一声。

是一夜鬼气森森。

评论 ( 22 )
热度 ( 21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