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我跟你们说吧,在有史书佐证的情况下我坚信他是个漂亮的傻逼,所以提起他,他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贪慕名声,荒淫无道,不顾百姓,苛收重税,残暴不仁,可是我还是喜欢他,他是亡国之君,可他是漂亮的亡国之君,我常想他长大后,是个皇帝了,荒唐且铺张,奢华且挥霍,他塞北扬威给突厥人,站在观风行殿之上临风而立,锦绣翻飞,是个什么光景?

他年幼十六岁随大军平陈时,穿了甲胄吗,是银铠黑甲吗?那会儿他说话还有稚气吗?他脸上婴儿肥褪下了吗?那会儿他对长辈是不是还是装作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呢?

他去平定江南那会儿呢?二十来岁,漂亮精致,又战功赫赫,装模作样演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好生把恶劣贪婪的爪牙都收敛了,安抚江南人民,讨好佛教僧侣,费尽心思学了一口吴侬软语,乖巧谦卑的尊叫僧侣师父,用软软的水乡语跟他们讲佛法道理,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他去征伐高句丽的时候是什么威风的样子呢?他使坏坑吐谷浑的时候有没有洋洋自得呢?他写诗的时候又是怎么个风度呢?他在父母面前装作乖巧懂事的时候心里盘算着什么恶毒的想法呢?我觉得他就是个二货,贪功,急躁,还脑电波惊人,十足的恶毒恶人,缺点极其明显,而且不是个好货。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大好头颅谁将斫之,能说这话,我就喜欢,多二百五才能说这话呢?我喜欢蠢货。

评论
热度 ( 8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