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我想明白过来,我凭自己的本事丧,凭什么不许我丧,凭什么我会卑怯到丧都要战战兢兢?我不管,我此后就要大张旗鼓的丧,丧到所有人都不愿与我讲话,看到我就觉头疼。

评论
热度 ( 5 )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