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我要是写罗岁罗的现代paro初遇,我就写小学的田螺抱着精装童话书闷头撞进刚打完群架的高一喵太岁怀里,喵太岁其实不喜欢打架,但是有人来找他麻烦他就把他们都揍了,虽然自己也受伤了,可是还能忍,正要潇洒的事了拂衣去,小田螺撞过来,精装童话书,硬皮封面,四个角有金属装饰,实打实嗑在喵太岁肋骨上,那感觉,美滋滋,他就没法事了拂衣去了,捂着肋骨蹲下,疼的打哆嗦,咬牙切齿又无奈的盯着小家伙。

小田螺就赶紧揉揉喵太岁的肋骨,乖巧的不得了的说,你好厉害呀,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你比他厉害,旁边9300学长风度翩翩逗小田螺,你看你一出手就把他KO了。

喵太岁不搭理9300和小田螺,缓过神来转头要走,小田螺啪嗒啪嗒跟上去,说,师父,我请你吃糖,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别叫我师父,喵太岁低声说,我不喜欢小孩子。
可是我好喜欢你呀,小田螺笑容大大的,坦诚直白且奶声奶气。


这事后来过去很久,久到小田螺都长成了大学生之后,9300还是偶尔会提起来,9300是多通透聪慧的人啊,他最喜欢有趣的人和事,那时候他就一边煮奶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对喵太岁说,这世界上的人总会经历难以开解的痛苦或者无能为力的挫败,这个时候人就会去寻求爱的抚慰,去爱一个人或者去享受一个人的爱,这是出自于人的本能,人在本能中需要爱。

你不要否认我,9300看到喵太岁挥手,又笑起来,接着说,可是这种本能需要去学习才能被自如运用,是一种需要经历漫长的学习和练习,甚至感受伤痛,才能拥有的能力,有人穷其一生都在不停的尝试,摸索,直到垂垂老矣或者铸下大错后,才堪堪学会,但是天罗子不一样,爱对他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宛如喝水或者呼吸,与生俱来——他天生会如何爱人,坦荡而赤诚,直白而热烈,勇敢而坚定。

真不公平,对不对?9300笑眯眯看喵太岁,喵太岁推开奶茶表示我不喝奶茶,我要喝酒。

我这是奶茶店,九千胜看看一边坐着打瞌睡的最光阴,温声温语,禁酒。

说太岁:……





“但假如我们无法爱呢?”
“我不相信有这种人存在。爱是深植于人内部的,虽然对有些人来说像盲肠一样没有用。当然,有时人们也称它为恨。”
——《一个被烧毁的麻风病例》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