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深夜暗搓搓,心情很好的孩子不要看我!明天又是明亮的一天!







我再一次认识到人是非理性的,情绪化的动物,而我十分厌恶情绪化,这是出自于我对自己的认知,我总是忽然的情绪低落,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没有遇到任何不可爱的人,就是忽然无法控制的心情低落,我尽量避免不停的说一些影响别人心情的话,一些想法憋不住了要写出来,又会很快的删掉,我真的是一个十分悲观主义的人,我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并且无时无刻不在厌恶和否认自己,可是否认自己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难免无差别放射出影响别人的丧气来。

当我尽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去看一切可以让世界美好的人事物的时候,就会偏执的意识到,只有痛苦是永恒的,温柔有趣的事物带来的愉悦,只是打断痛苦,而不能取代痛苦,痛苦是连续性的绵延不绝的,他终归会无数次的回来,就好像夜晚找到坟墓一样自然。

但是我的观念以及认知又告诉我,温柔有趣的明亮的情感才是好的,这就造成了我观视自己,无数次不甘心的意识到我是一个我不会爱上的人,我的生命贫瘠荒芜,家徒四壁。

这种感情我归咎于自己浅薄的视野和简单的人生阅历,我尚未经历任何大风大浪,甚至我拥有虽然不算开明但堪称幸福的家庭,以及许多爱我的人,这些幸福凸显了我的矫情和无病呻吟,但我仍然任性的沉溺其中,且找不到出口,除了徒增朋友的不耐和亲人的担忧,毫无用处。

而且痛苦真的太容易引起共鸣,那怕只是一篇童话,几十年前的一句戏词,都让人觉得如临其境,我这两天反复听《寒江钓雪》,我还颇废功夫的去找了薛觉先唱的曲,但是反复听到“更可恨天啊它不怜人”,就觉得十分难过,并且觉得我有病,费功夫去找不痛快。

算了,我扛不住熬夜,现在脑子不清醒,胡言乱语,不知道说了一堆什么烂话,我最初是想把我这些糟糕的破心情放到一起,集中处理,方便垃圾回收,免得像个祥林嫂似的絮絮叨叨不停的惹人厌烦,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篇,保证,我真的害怕影响到别人的心情了。而且我也丧烦了(…)估计又要恢复到没心没肺的沉迷美人的状态里了,唉我真是阴晴不定。

评论 ( 3 )
热度 ( 4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