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入芦花

小号,发泄丧气用的,感到被关注时会十分焦虑不安以致暴躁,请不要关注

自我调侃,反正永远都在北极。


帝企鹅冰无漪&北极熊剑布衣,性子风风火火奈何老滑倒的企鹅冰,以及慢悠悠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着急的还没长开的北极熊幼崽剑。


双鲸鱼的地者&天者,年纪很大了,短暂的春季来的时候总一前一后慢慢在融化的海里散步的鲸,地者身上能看到明显的海浪冲撞的各种伤口,斑驳嶙峋,天者是只白鲸,十分安静,频率有点跟大噶对不上,只有地者能听到他的嘚啵嘚。


软趴趴海豹柚子,暴风懒,每天都在被海燕樱花啄脑袋催促干正事。
“不应当,因为我只是一只小海豹。”

要点脸啊神棍。



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此时,赵忠祥老师的声音响起(别信!!!!!!

评论 ( 7 )
热度 ( 7 )

© 白马入芦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