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桥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补两个那篇雁默的段子,上官鸿信永远不明白那个父皇病死的夜里策天凤是来接他的,还是来探查情报的,不明白策天凤腕上系的红绳是感念他,还是只是懒得摘下来,不明白那个拜师的雨夜,策天凤意味不明带怜悯的笑是对他还是对策天凤自己。

还有,他反复质问的“他可曾正眼看过我?”

在他踏上王途之前,策天凤确实认真的看过这个不受宠的皇子的,在他给自己熬药时,他给自己系上红绳时,最后一次看他,是看到他伏地拜师的脖颈。

此后是再没认真看过他了,需得无情,才能王途坦荡。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咸阳桥 | Powered by LOFTER